罗落

我们也有风花雪月,但那风是“铁马秋风”、花是“战地黄花”、雪是“楼船夜雪”、月是“边关冷月”--阎肃

弃坑阴阳师好久,一张炼狱茨炸出来了。

忍不住看图说话一波。

看出了什么呢?狂,明目张胆的突破天际的狂!

年轻的单纯的意气风发的茨木童子。

疯狗系小狼狗。

 

对比之前呢?或者说炼狱茨才是之前,大江山退治之前。

对比其他独臂的皮肤。

那些皮肤几乎是在脸上写着成熟和阴郁(不同皮肤程度不一样,比如说地狱茨脸上还写着暴虐愉悦,而茨球茨和枫叶茨则没那么阴郁)。

其实直观感觉是炼狱茨更硬,而那些皮肤还柔软了许多,但这种柔软不是温柔,而是更类似病娇化的一种感觉,嘴角的弧度都透露着邪恶,笑意也是冷的。

与之相比炼狱茨的冷硬实在是太单纯了。

 

而这一切的变化是因为大江山退治。

酒吞之死。

失去酒吞把茨木变成现在的样子。

 

成熟、阴郁、病娇暴虐、痴汉。

当然这些词不是看皮肤看出来的,是看剧情看出来的。用词未必精准,总结未必到位,只能说我个人感觉大体如此。

前提是对面不是酒吞,如果对面是酒吞那么就只有痴汉。

 

如果用犬系形容,大约是疯狗和恶犬吧(是粉,只是形容不是骂人)。

比起单纯的小疯狗,独臂的茨木就更像受伤之后守着领地打量世界的恶犬。

攻击范围变小了,但是攻击性更强了,不再适合用狂来形容,而更接近暴虐。

这一切的变化是因为酒吞,他如今守着的领地也是酒吞。

我就觉得好甜呀。

 

ps黑皮做的好真的帅炸,对比炼狱茨,酒吞的黑皮简直……


这不是一个完整的分析,只不过最近看见mad上各种弹幕产生了几点看法而已。也不是第一次试图分析顾惜朝,只不过之前的都封存在曾经的日记本里,属于过去。

整部剧影响着小顾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三个人,三个立场。

傅晚晴,戚少商,傅宗书。

但是我不打算这么分析,这只是一个观点而已。

 

  • 第一个问题,晚晴。

晚晴对于小顾走上这条路影响有多大。

至少对于顾惜朝来说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变过,晚晴出现之前,出现之后都是一样的。晚晴只是催化剂而已,加剧反应,加深矛盾,放大耻辱,让他失去耐心。

但这是遇见晚晴的错吗?

不是的。只要他想踏进那个圈子这就是必然的,但是那个圈子却是他无论如何都想要进入的。

晚晴只不过是提前了这个过程,同时让冲突更加激烈罢了。

 

  • 第二个问题,权势。

什么是他想要得东西,要权势还是要尊重。

大约10年前,我的思考告诉我,他只是想要尊重,这么判定的原因……忘记了。

 

不久之前,我开始觉得,这二者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差别。或许在他的认知中,想要得到尊重,就必须先有权势。

因为一直以来他的人生等式是这样的:

出身不好=权势0分

权势0分+才华10分+美貌+武功+其他各种正面因素=尊重0分

反而是,那些含着金汤匙银汤匙出生的草包,那些逢迎的无能的无耻的鼠辈,高高在上。

 

即,权势决定尊重。

 

所以他对即使没有权势只要俯仰无愧也能得到尊重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他可能是真的不懂。

戚少商让他信了他的侠义,他不懂如何信。

而这种不懂到了何种难懂的地步呢?不是逻辑层面的不理解,而是三观层面的不认同。

权势决定尊重根本不是某个人给他灌输的错误概念,而是他通过20年的人生得出的结论,并且一直被实践着。

根深蒂固,可想而知。


这20年唯一的不同就是戚少商,可是戚少商,出现的太晚了。

他给的欣赏,信任,爱护,尊重,在乎都是好东西,可是太晚了。

当三观已经形成之后,不可能由谁三言两语可以改变的,戚少商也不能,傅晚晴也不能。

但是有没有可能破,有可能。

可能性在于晚晴为他而死。

 

他说,只有他一个。

在戚少商一无所有面临死亡的时候说,只有他一个。

他是喜欢、尊重戚少商的,不是因为他的权势,只是因为他那个人。

这也是小顾很矛盾的地方,他本身是不为权贵折腰的,但他却又相信天下人都为权贵折腰。

 

其实不单是对戚少商,顾惜朝本身就有一种肉食者鄙的狂傲。

他要权势,却看不上权贵。

他看得上戚少商,却看不上江湖。

真的是,太可爱了!【突然变态.jpg】

他这么单纯,可是他的三观和他的性格却时时冲突着。

 

然后现在,我开始单独思考权势。

不是想要尊重而错以为想要权势,也不是将尊重和权势等同。

 

他说的权势就是权势。

但是你要说他想不想要尊重呢?

想要啊。只不过想要尊重跟想要权势不再是一回事了。

 

上了多年的语文课,权势二字几乎每出现都在主人公的对立面,好像它本身是个负面的词一样,有损清高,有损傲骨。

但是事实上呢?

不是的。

权势不过是工具,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器。

你有一城之权才有机会改变一个城池,你有一国之权才有机会改变一个国家。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有才无权都是空谈。

 

那这个时候,他对即使没有权势只要俯仰无愧也能得到尊重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有了第二层意思。

他要的不是敬仰,是舞台。

一个能够俯瞰天下的舞台。

 

  • 第三个问题,错。

他追求权势本身是没有错的,错在哪?错在手段。

或者说,错在认知的实践。

根源上,错在认知。

 

在他的认知里,成败远远凌驾于善恶之上。

他不是不可以善良,只不过善良不可以妨碍成功。

 

这样的认知是怎么来的。

我猜,历史教他成败,世界教他善恶。

不难看出他读书是更推崇历史类,策略类,方法类等等,这里面共通的思想多是类似于成王败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等等等等。

而思想教育类的书,不是说他不读,而是他受此类思想的影响远不是决定性的。

或者说他不信伪善信强权,因为世界待他以恶意。

一方完全凌驾于另一方,他的三观必然是偏激的。


在他这里人命可以用价值衡量。

他也不是杀人狂。

杀人无用时,不杀。

 

所以他才能在判定成功需要牺牲之后狠(zuo)得那么毫无犹豫,说到底就是他这个人,太单纯了。

狠到什么程度呢?灭寨屠城,血流成河。

单纯到什么程度呢?“一将功成万骨枯”。

江湖人看,怎么都太狠,怎么都不该。

因为这根本不是江湖人的手笔。

他是以将的身份,以面对战争的态度执行这个任务。

有个不算细节的细节,他屠杀的那些人都是有战斗力的“士兵”一类的角色。

但可悲的是,只有他自己是这么以为的。不论是他的相爷他的晚晴,还是他的仇敌他的知音,甚至观众都不是这么想的。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本身是不错的,陈述而已,真实的历史就是这样。

只不过他用错了地方。

他真的是太单纯了。

单纯到只作一种角色定位,单纯到只照一种行为准则。

没有江湖道义江湖规矩,只有对敌准则。

他不是固执不知变通,而是单纯到不觉得需要变通。

他根本就不知道这种单纯是有问题的,这种单纯其实是三观的不完整,有行为准则没限定条件。

用现代的科学的话说,没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直到最后他才明白,我不过充当了一个可笑的杀手。

 

但就算他明白过来了,依然不回头,不敢回头,不愿回头。

回头没有岸,只有万丈深渊。他不杀人,便要被杀。

前因已经种下,后果不得而知,就这样戚少商还能一直给他退路让他回头真的是了不起!

 

不知错,如何悔。

不服输,如何悔。

 

他是个单纯的坏人,因为他错在三观,所以不知错。

他是个可爱的坏人,一身傲骨,不折不弯,满腹才情,不服天。

他是个可悲的坏人,这种可悲不是他作为反派注定失败,而是他不适合那个圈子。那个肮脏的地方容不下他的孤高,孤高的好人尚且难做,更何况他是一个孤高的坏人。注定是一枚格格不入的两不相容的弃子,做想做的事,何其难。

  

  • 第四个问题,人心。

说来也怪,他能看透人心,却把自己经营得孤立无援。

除去外因只看内因的话,可能还是因为单纯。

他总是单纯的分析人性利用人性,并且他总是对的因为他太聪明。

 

但是不难看出来,他有着非常明显的社会性的缺失。

孤高,孤独,格格不入。

这恐怕让他难以真的理解人心,而只是善于看透、抓住、利用人性中薄弱的部分。

他为人处世也好,一步一杀也好,都是全凭智商的,这是何等的单纯。

但不得不说小顾的智商是真的逆天。

 

大多数情况,他精于算计,利用别人的弱点,压着人家的底线走。

观众觉得他多迷人,剧中人便觉得他多可恨多可怕。

 

偶尔,但是偶尔,他也会让自己可爱到极致。比如说,他把失忆的铁手拿捏的恰到好处,铁手那个时候真是一万个心甘情愿。

如果,如果后续是铁手在照顾小顾,只要小顾有心,目测铁手还是会被吃的死死的。

这就是个妖精。只不过这个妖精身段很高轻易不媚人,所以基本上还是各种超凶.jpg

 

当然,他在他的相爷面前一直很乖。

但那种乖巧,不一样。

那种乖巧是不对等的,不自信的,乖巧到楚楚,乖巧到卑微。

乖得简直不像他。

乖得像个孩子一样。

 

他只对他的相爷这么乖,典型的缺少父爱。

可惜,遇人不淑(此处使用引申义)。

能不能醒,能醒,伤透了就醒了。

当他对相爷失望而不是怕相爷对他失望的时候,就醒了。

轻易被看透,轻易被掌控,轻易被丢弃。

从今往后,也不会再轻易,也不敢再单纯。

 

这是我说小顾的第三个单纯了。

第一个在三观,第二个在处世,第三个也是最致命的单纯在心性。

第一个单纯让他成为一柄无鞘的剑,第二个单纯让他锋利但脆弱,第三个单纯让他被掌控被摧折。

 

不过,就算没有这一层,傅宗书那个老狐狸一样拿捏得住他。

除去自身太单纯,也怪他对手太强大。

 

至于缺少父爱……

我觉得他跟戚少商在一起就好了,我认真地,没在恶搞。

不是在说戚少商像他爹!

也不是说晚晴不好。

晚晴给不了他安全感,晚晴给不了的还有很多别的东西,但是有些给不了是必然的。

他也没想向晚晴索要这些缺失,甚至为了保护晚晴,他必须更加坚强优秀,从内到外。

  

  • 第五个问题,真心。

晚晴给了他爱情,虽然那爱情像梦。

晚晴可能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他,但晚晴真的是爱他的。

用命去爱。

晚晴用死给了他重生,各种意义上。

用自己的死亡,换他的命。

同时这也是一个契机,撕裂他,打碎他,摧毁他,然后才能重构。

但是重构的程度,方向,不得而知。

 

他们夫妻,最接近的一次竟是,晚晴用逆水寒割开血管的时候,逆水寒上还沾着小顾的血。

以血吻血,隔着一把冰凉的要命的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逆水寒第一次沾了顾惜朝的血,然后就被戚少商扔掉了。

扔掉之前大当家摸了摸脸上溅的小顾的血,看了看剑。

剑多无辜。

 

戚大当家在漫长的曲折的千里追杀过程中基本上只贯彻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士可杀不可辱。

第二句是,不要杀他。

厉害了,大当家。

 

大当家把七略摔给小顾的时候大家好像都觉得虐。

但是我一直觉得这里甜哭了。

上文是:小顾说我死了替我把七略流传下去,大当家说好。

那他反手就把七略还给小顾怎么传。

答案是不传。

 

如果你死了,那么我给你传=如果我不给你传,那么你不死。

原命题=逆否命题。

当然大当家背下来了一样可以传,可以的,但那应该是很久之后的事,至少等到尘埃落定之后。

现在,字面意思就是:不传,别死。

 

大当家说,我又一次看错你。

但我觉得这根本不是看错看对的问题,而是只要你见他必然信他。

必然。

唯一选项。

那个写着不信的选项被你设置了不可选,灰了。

你面对他完全没有判断能力你心里就一点数没有吗?

 

就很喜欢“但曾相见便相知”,宿命一样的必然,如同他们二人。

 

这是旗亭相识人留的吗?

你说呢?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看见他的脸就心软。

那就不能不上赶着去看他吗?

不能啊,九幽在欺负他。

没毛病。

 

不多说了,多说写不完了。

戚顾再说最后一点,算是替大当家喊个冤枉。

 

晚晴灵堂上,老八刺了小顾一枪一剑。

刺了一枪之后还能再刺一剑,戚少商你认真拦了吗?

 

这的确不是大当家的水平。

但如果只说水平,顾惜朝怎么会被穆鸠平刺中,还摔了晚晴?

哪怕他伤未愈,哪怕他抱着晚晴。

 

顾惜朝根本就不在状态,表现为不在乎。

戚少商大概也不在状态,表现在迟钝。

纵观全剧,这是戚少商最迟钝,最动摇的一次。

理由的可能性有很多,我不想展开。

我只是想说他不虚伪也没必要虚伪。

 

灵堂上5个活人。

息红泪没拦没理由拦,铁手没拦没立场拦。

戚少商拦了,顾惜朝笑了。

穆老八独自一人憎恨着、愤怒着。

结束了。

 

如果,如果顾惜朝还能醒来,我希望他跟大当家好好的。



以上,个人看法。

今天把号送了,弃坑留念

我在想三国演义为什么要写三气周瑜。
为了突出丞相的智计?
为了深化嘟嘟的小气?
为了那句虚构的响彻的“既生瑜何生亮”?

恐怕同时也是为了逃避或者掩盖真正的周瑜之死吧。
毕竟死于取西蜀的路上嘛。
就连赤壁都成了丞相的秀场,怎么能让后来蜀汉的大本营跟嘟嘟扯上关系。
更何况嘟嘟在先,蜀汉,后来的蜀汉应该算捡了个漏吧。
照实写好像是有些微的尴尬了。

emmm因为一直以来演义通过拉踩嘟嘟,而将丞相捧上神坛算是共识了。
我一直也简单的以为周瑜之死只是这种拉踩的一个高潮。
但是某天突然觉得,罗大大这算一箭双雕了,这个改写不仅仅是拉踩,更掩盖了真相。

不否认丞相的历史地位,但是丞相的历史地位本来就不是智慧之神,形象更不是多智近妖。
历史上丞相最被推崇的并非智慧,而是忠诚。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如果一定要说嘟嘟不如,只能说,嘟嘟没写一篇出师表吧。

但是赤壁。
周瑜的赤壁。

恰逢赤壁。
周瑜一战封神的赤壁。
中国战争史上赫赫有名的赤壁(赤壁的历史地位与演义无关,是赤壁捧了丞相不是丞相捧了赤壁)。

初出茅庐的孔明。
一战封神的周瑜。
赤壁还是封神战。
只不过神坛之上被换了人。

而赤壁,也只不过是个开始。

别人吃刀我吃糖,我是不是不正常

其实之前对于茨木的断臂设定我一直心存疑问,因为照正常的时间线来讲,茨木断臂是在退治前夕,也就是说茨木断臂不久之后酒吞就emmmm了。
但一直当做一个设定的bug或者bug的设定,默默接受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退治之后还能重头来过,这不是糖是什么。
最大的虐点官方替我跨过去,这个情人节礼物,比5张灰票emmmmm好多了……

退治不是终点,只是一个虐点。
并且已经过去。
比起不知何时迎来永决,真的已经太甜了。
这只是开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只肖一眼,胜似万年,我好像从这封信看到了永恒。

就是之前默默期待的大江山的四个熊童子实装无望了。

老茨少吞是真的,我家鬼王初长成。

列国纷争,利益为上。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最佳写照。

区别只在于是图眼前利益还是谋长远利益。


同样是斗,再热再精彩的宫斗宅斗不及其万一。

心计,隐忍,谋略,前人智慧的结晶。

一个熟了的茨和一个没熟的吞

现在大概22章最初的争议已经过去了。对,我就是这么不赶潮流。
不说ooc,只在这个大家觉得ooc的背景下分析人设和情境。

原本对于茨木世界第一吞吹的设定大家都觉得茨木一定是被胖揍了一顿(包括我),而现在爆出没被揍过,甚至两个妖都没有打过,就好似吹得毫无道理。
同样的,因为茨木的迷弟人设,大家印象中可能更多的是大吞小茨(同样包括我)。

但是,如果不是这样的呢。
如果是成熟的大妖和年轻的鬼王,甚至是年轻到还未成为鬼王的鬼王呢。
私以为鬼王不仅仅是一种实力表征,而是领袖,单挑界的NO.1并不等同于鬼王。

没被揍过就没被揍过呗,这个剧情更像是一个熟了个茨和一个没熟的吞,而茨对酒的认同和崇拜不是因为酒吞现在的力量,而是酒吞应该拥有的力量。
或者说不是力量,应该算是成就吗?
从强者,从最强者,到王者的路。

比起全身上下全装满了心眼,倒像是野兽的直觉,大妖怪的本能,茨木对酒吞的直觉和本能。



就像麒麟选择天命之人,茨木选择酒吞。

打败我支配我,不是为了满足我,而是为了成就你。


说到这就再扯一点以前的,不知道别人怎么看。
我在第十章,茨木第一次说,打败我,支配我,我就觉得他并不是单纯的好战和找虐,而是为了证明,向茨木向酒吞证明,酒吞依旧强大。

我一直觉得茨木其实挺温柔的。
说他温柔是不是ooc?
我还记得有一个人在茨木拒绝八百比丘尼进入酒吞梦境的时候,用了一个小心翼翼,当时我没有说话,因为在那个场合我怕有掐cp的嫌疑,但我并没有掐cp的意愿。

但是我觉得这与小心翼翼无关,而是尊重,他在维护他选中的命定之人,不可践踏的尊严。

有分寸懂底线,这本身就是非常成熟非常温柔的。
茨木真的是绝赞的情人,他接受一切的酒吞,对于醉倒的颓唐的酒吞,他说这样的挚友也是如此迷人,当时神乐说他好像变态,我也觉得有点病病的,第一反应不是一个追随者应有的痛心疾首,而是痴汉23333,想起来就觉得可爱的不行。

更可爱的是,他不仅接受而且尊重。
他的行为乍一看已经接近疯狂,但事实上,并不,他绝对保留并维护酒吞的私人领地。
对一个爱疯了的粉丝,何其温柔而克制。


而对于酒吞的成熟,比起茨木口中的酒吞冷酷理智成熟强大(冷静理智残酷强大这所有词汇与成熟都是不挂钩的,性格也好,实力也好,都可以在成熟之前成型),更让我认同这成熟的是,酒吞当初选择的默默地看着红叶而不是追她。

好似他理解孤独,享受孤独。
好似他已经独自一人行走了几千年几万年。
好似他于这世界只是冷眼旁观。

当然,不成熟的地方当然是买醉了,我也只当是理想破灭的痛吧。
是的我一直以为,红叶只是理想,是他不那么美丽的世界中一个美丽的梦。
她的存在即是美好,她的美好即是意义,与拥有无关。

现在需要推倒重来,但我并不能想象一个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强者,对于喜欢的女人,好吧女神,只是默默看着。
所以酒吞才是迷弟吗?

那就算是吧。
不过迷弟跟迷弟还是不一样的。
茨木的侵略性总是更强一些的。

他愿成就他的王。
他愿陪伴他的王。
他欲得到他的王。



我是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也能撕,因为我猜测中这一个不那么成熟的鬼王?
因为他是成熟的,所以他应该成熟到有骨气的接受失败?

我其实不太明白这跟骨气有什么关系。
哭了就没骨气?
不能接受失败就没骨气?
凭意志力战胜不能战胜的是有骨气,反之是没有吗?

我觉得没有人天生能成熟的接受失败,更何况强大如他。
不必拿第十章作对比,我看来那不是决斗只是试探,他是以一个上位者的姿态俯视,结果皆大欢喜,他承认晴明。
但是这承认本身就是强者的傲慢而非对失败的坦然。
因为他骨子里并非觉得自己输了,而是这家伙还不错。

这种傲慢的源头来自未尝败绩(或者说强大以来未尝败绩),绝对的强大,鬼族的顶点。
但是22章不一样,不管扯不扯,他输了,没有理由就是输了。

这样的失败,可以想象,对他而言是什么样的打击。
他一直信任的信奉的东西碎掉了。
他应该什么反应,死撑着吗?

他曾经那样颓废,其实我觉得那样就很不成熟,很丢面啊。
但是无所谓啊,颓废也好,丑态也好,不成熟也好,对他有什么影响呢?
他的强大依然是绝对的,所以面子掉了也无所谓啊,因为重要的根本就不是面子。
死撑着干嘛?

他在乎的是里子,现在里子碎了,必须死撑面子吗?
哭了就哭了呗。
凭什么不能哭呢。
我也不是说他哭的好,也不是大喊反差萌。
只是觉得可以哭啊,为什么不可以呢?
对他来说战败值得哭出来,战败比眼泪重要,就这么简单。
为什么战败不能比眼泪重要呢。

因为成熟?
因为他还没有经历失败,所以他无法成熟的面对失败。
顺推就这么简单。

平心静气的想起火影就是这么回事

一吻定情
千里追妻
三生三世

当初执念的气愤的都忘的差不多了
当年兴奋的气愤的心情也回不来了
最后回想起火影
好像就留下了这些

也挺好……吧

加上博人传就是
融合
延续
自己的孩子继承对方的意志
一步步走过对方的路
这是刻在灵魂里的最高认可吧

哈哈哈哈哈妹妹的妹妹说好看

会有人好奇最后一张什么效果吗⊙ω⊙